製造業投資回報率下降 如何才能“絕地反擊”?
時間:2016-09-27 16:10:17 點擊:
“今年以來民間投資、製造業投資持續下降,市場內生投資增長動力疲弱,投資下行壓力不容忽視。”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兼投資司司長許昆林如是說。 
   
  我們先看一組數據:今年上半年全國民間投資低速增長隻有2.8%,增速比1至5月回落1.1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增速降低8.6個百分點,比2015年全年下降2.7個百分點。 
   
  而製造業投資82261億元,同比增長3.3%,增速比1至5月回落1.3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回落6.4個百分點。受市場需求不足等因素影響,製造業多數行業投資增速普遍回落,在31個製造業大類行業中21個行業投資增速較1至5月有所下降。

  民間投資以獲利為根本目的,隻有當項目存在合理回報預期的時候,企業才會投資。因此,民間投資反映了市場的真實投資意願,是經濟的內生投資需求,這種有利潤約束的投資需求往往是有效的投資需求。 
   
  2012年以來製造業投資回報率下降,直接導致投資趨勢性放緩 
   
  長期以來,民間投資高度集中在製造業、房地產業,其中製造業投資占到民間投資約一半。因而民間投資下滑實際反映的是對製造業投資意願的大幅下降,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麵的,但最根本的、最直接的原因是製造業投資回報率下降。 
   
  為何製造業投資回報率會下降? 
   
  製造業投資回報率影響著民間投資的活力,那麽製造業回報率為何會下降? 
   
  一方麵製造業利潤越來越薄。受到成本上升與國際市場競爭的雙重擠壓,中國製造業的利潤率不斷走低。人口老齡化、社會消費升級等因素也深刻影響製造業成本與利潤。去年,工業企業的利潤率降至5%左右,是近年來的最低點。與此同時,製造業還麵臨著嚴峻的產能過剩問題,特別是鋼鐵行業、汽車行業、家電行業及風電設備、太陽能光伏發電用多晶矽等行業。可以說,當前產能過剩已直接導致製造企業“去庫存”壓力加速聚積。問題嚴重性還在於,在高庫存情況下企業仍要把產品源源不斷推向市場,應收賬款大增,反過來又影響企業資金流及利潤。 
   
  傳統產業產能過剩比例 
   
  另一方麵製造業回報率與其他行業回報率的“剪刀差”越來越大,比如能源、金融、交通等行業的利潤率一直處於高位。在這樣的情況下,民間資本開始“逃離”製造業,大量資本“脫實向虛”,轉入股市、樓市和期貨市場等,追求更高的資本回報。 
   
  廣東如何激發製造業投資活力? 
   
  提升民間投資,是否還有其他方法?讓民間投資轉向其他行業,的確是可以從中分得一杯羹。但是又帶來了一個新的問題,中國民間投資占到製造業的八成,民間投資如果轉移,留下的空間如何彌補,誰來做製造業呢? 
   
  在開放經濟條件下,如果民間資本大規模退出製造業,那麽空間將會被外資企業占領,重新恢複本國的製造業將會異常艱難。事實證明,沒有製造業來支撐的經濟體是非常脆弱的。讓民間投資進入其他行業,製造業的資本逐步轉移到其他行業,對民間資本的短期擴張有利,但會打斷製造業的升級轉型的連續進程,民間投資“放棄陣地”對於製造業的持續發展來說是毀滅性的。 
   
  因而,擴大民間投資,最根本還是在製造業。要根本上解決製造業投資回報率下降的問題,必須推進結構性改革,轉型升級。8月3日國家發改委發文提出,將全麵激發製造業投資活力,包括支持傳統產業企業技術改造、積極化解和轉移過剩產能、堅定不移地降低各種企業成本、加快培育新動能發展新經濟等四個方麵。  

  支持傳統產業企業技術改造 
   
  實施綠色製造、智能製造工程和工業強基工程,用先進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增強製造業核心競爭力,在關鍵領域擁有一批自主核心技術,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 
   
  以廣東為例,廣東省經信委副巡視員官維平說去年廣東製定工業轉型升級三年行動計劃,明確技術改造,提升現有產業,推動製造業智能化。去年廣東R&D投入強度和技術自給率雙雙達到世界創新型地區水平,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有研發機構的單位數由2908家猛增至5002家。 
   
  廣東鴻美達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采取技術改造的途徑實現轉型升級的。這家生產家電進排水管的企業曾是傳統製造企業,為美的、格力等企業提供配套服務。近年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公司投資2000萬元進行自動化升級,年產值一下從六七千萬元增加到1億元。董事長厲曉曉說:“過去靠人工把管子一根一根拿出來再放到下一台機器上,現在用機械臂減少了人力成本,效率提高了一倍,產品質量更加穩定,價格也更有優勢了。” 
   
  廣東企業通過自主創新等方式“強身健體”,吸引投資。數據顯示:上半年廣東製造業民間投資2946.77億元,增長15.8%,占比34.3%。在近3000億元投資中廣東民間高技術產業(製造業)投資409.62億元,同比增長45.4%,高於整體高技術產業(製造業)增速29.7個百分點,占比為67.5%,同比提高13.8個百分點。 
   
  積極化解和轉移過剩產能 
   
  應督促地方嚴格執行鋼鐵、煤炭等行業去產能目標責任。嚴格執行“僵屍企業”退市製度。堅持以市場化方式推動過剩產能退出,大力推動兼並重組。加快市場出清步伐,積極引導社會資本向優質企業集聚和流轉。加快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 
   
  在這方麵,佛山走在前列。佛山傳統製造業比重高達90%,以陶瓷、家電、鋁材等行業為支柱的“佛山製造”家喻戶曉。廣東省佛山市陶瓷行業協會原秘書長白梅說,佛山陶瓷生產企業最高的時候500多家,但生產線較落後,隻有幾十平方公裏的石灣鎮聚集數百家陶瓷企業。不過,2008年廣東開始去產能,大批高汙染、高耗能陶瓷企業外遷或關停。 
   
  “這個陣痛對當時的陶瓷行業來說還是非常之大的。”在廣東鷹牌陶瓷集團總裁林偉看來,對佛山本地陶瓷企業後續生存發展創造很好的條件,最高峰時500多家到現在60多家,現在企業生產規模減少,但競爭力更強了。 
   
  對此,廣東省常務副省長徐少華坦言:過去改革開放中前期的佛山形成陶瓷、鋁材、家具、電器一些主導的產業,十分粗放,這幾年陶瓷業基本上把生產端經過改造後轉移出去了。佛山陶瓷行業由此帶來的這場新技術革命,以及它的生產經營理念的革命,具有樣本意義。因此,國家發改委才把佛山定製造業轉型升級綜合改革試點。 
   
  堅定不移地降低企業成本 
   
  加快民營銀行審批節奏、鼓勵商業銀行創新信貸產品和擔保方式、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清查和取消各種不合理的附加費、督促前期各項稅費補貼政策落實到位、積極開展電力直接交易等。 
   
  除企業自身轉型升級外,國家或地方不斷出台政策降低企業成本。7月30日廣東省委十一屆七次全會發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廣東直接為企業減負的絕對值已超488億元,包括營改增試點減稅、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零收費”降費、工商電價降費等方麵的數據。 
   
  國家或地方不斷出減稅降費的政策 
   
  根據預判,廣東今年全年為企業減負將超過1900億元。係列數據和廣東動輒上萬億的經濟體量相比顯得並不大,但仍是廣東試圖減除企業成本負擔的一大折射。徐少華說,今年內務必實現全省省級行政事業性收費全部歸零,單這項全年可以為企業減少150億元收費負擔。 
   
  減稅降費數據的背後,有國家政策的落地貫徹效應,也是廣東長期堅持市場化改革的縮影。廣東連續推出商事製度改革、企業投資項目負麵清單、證照分離等體製改革,旨在推動降低企業製度性交易成本。特別在年初,廣東省政府製定實施促進民營經濟大發展的25項政策措施,極大調動投資意願。 
   
  暨南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金山說,廣東的體製改革的核心是堅持市場化取向,以負麵清單模式向市場放權,以此推動企業時間成本、交易成本的下降,激發製造企業經營投資活力。 
   
  加快培育製造業的新動能 
   
  完善支持服務性製造、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政策。落實“雙創”政策,加快培育新業態、新模式和新市場。將加速折舊政策適用範圍擴大至戰略性新興產業所有行業。完善和落實鼓勵企業技術創新的各項政策,加大對新興產業領域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夯實新興產業發展基礎。 
   
  今年以來,廣東積極推進“互聯網+”和“中國製造2025”戰略實施,加快推動工業化、信息化深度融合,培育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促進生產、消費、進出口等經濟結構的調整優化。 
   
  一季度,先進製造業和高技術製造業完成增加值分別增長9.7%和11.2%。未來5年,廣東將積極推進智能製造裝備、工程裝備、通用航空、節能環保和安全生產裝備、節能和新能源汽車等先進製造業發展;加快發展總部經濟、金融服務、現代物流、科技服務、新興信息技術服務、電子商務、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等生產服務業;推動高端新型電子信息、生物醫藥、高端裝備製造、半導體照明(LED)、新材料、新硬件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新支柱產業,三次產業結構調整為4∶40∶56。 
   
  去年5月國務院印發《中國製造2025》文件 
   
  全麵激發製造業投資活力,除了供給側的努力,也要協同推進需求側的結構性改革。建議大力推進收入分配改革,切實提高社會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把對中國製造業產品的需求真正釋放出來,擴大市場,為製造業的提質升級提供空間和時間。

聯係我們

公司地址:吉林省長春市長春新區大學生創業園
服務QQ:29613906
電話:+86-0431-89294866
聯係郵箱:18644981111@163.com
2004-2014 © 吉林省AG平台APP機械製造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微信公眾賬號